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遵义黄氏网(博客)

黄氏江夏文化传承与促进

 
 
 

日志

 
 

《黄潜善之争》是托名王国维的伪作  

2013-06-19 12:54:48|  分类: 黄氏调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潜善之争》是托名王国维的伪作

重庆  黄永贵

 

 

作者附言:这篇文章写于8年前,之所以要重发,是因为现在还有不少的人在津津乐道《黄潜善之争》编造的关于久养就是景升的故事。为什么总有人想把自己的家族靠到黄潜善那里去,因为黄潜善毕竟是南宋王朝的宰相呀。明知道会浪费大家的时间,但因为涉及我自己的家族历史,我必须站出来说明真相,请各位读者理解。
    
摘要:我认为,所谓《黄潜善之争》根本不是王国维的作品,而是当今某些人托王国维之名,利用族史资料拼凑的东西。他们企图借王国维这个权威的名,来证明自己编写族谱的那些无根据的附会,进而抬高自己在族史纷争中的地位。因此,以这种伪作作为根据来编写族史资料是不可取的。
    
所谓《黄潜善之争》,据说是王国维写给缪荃孙的一封长信,后收入王国维的杂文书信集《扬州琐谈》,由上海群益堂书社1962年出版。是福建三明市宗亲杰波先生1997年赴港探亲时才发现的。我之所以要对《黄潜善之争》进行评论,是因为它用了大量的篇幅叙述黄潜善的家事及后裔,明确地把伯、僚公作为黄潜善的后裔归入化公门下,又把天从公归入久安门下,把善庆公四兄弟归入庆吉门下,这与历史事实是不相吻合的。因此,本文只对与伯、僚公有关的宗史进行辨析,不涉及黄潜善该如何评价的问题。
    
一、为什么《黄潜善之争》问世的过程如此蹊跷?
    
评论《黄潜善之争》,我首先要指出其问世的过程充满蹊跷,至少应该问几个为什么?

第一,《黄潜善之争》到底是出自《明报》资料室还是金庸图书馆?
    
1997年杰波先生在《千古奇冤的潜善公》一文中披露,王国维曾经在19131月写有一篇为黄潜善鸣冤叫屈的长文《黄潜善之争》,收在他自己的书信杂文集《扬州琐谈》中,《扬州琐谈》是1962年上海群益堂版本,藏于香港《明报》资料室笔记杂谈部。杰波先生的女儿黄逸鹛在给宗亲的信中也说:她父亲 997年赴港探亲时在香港《明报》资料室发现了《黄潜善之争》,当时没有复印或抄写,偏有宗亲怀疑是她父亲杜撰的,迫得他们父女俩于199910月飞港才复印回来的。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黄潜善之争》复印件。后来,黄逸鹛调北京工作又结识了王国维的玄孙女王筱慧,所以邮寄给宗亲的《黄潜善之争》就加了一个封面,标明是王国维的玄孙女王筱慧印发。不过,对这个解释我倒生出一些疑问来:既是复印自香港《明报》资料室,而在今年出版的《追根溯源》一书中怎么又变成了在香港金庸图书馆复印的?
    
第二,《王国维学术简谱》的复印件加上的一行字说明了什么?
    
十分偶然的原因,我从重庆黄云先生处得到了杰波先生的女儿黄逸鹛一封信的复印件,信是2001620写给广西藤县黄容声宗亲的,信中说:前信宗叔曾要筱慧辑集先驱学者对王国维及缪荃孙的评论,筱慧不在,侄女代集鲁迅、郭沫若、梁启超、陈寅恪、罗振玉对王国维的评语及《王国维学术简谱》以及《缪荃孙的三大贡献》等共19页。19 页材料黄云先生也复印给了我。我发现它们全部复印自江西人民出版社《王国维学术经典集(下卷)》。我阅读了这批复印件中的《王国维学术简谱》,发现在1913年栏下的第一行字是添加上去的。添加的这行字是:一月上旬,发出其一生最长信《黄潜善之争》给缪荃孙。可以说为了加这行字,有人是作了精心的处理后再复印的,如果不细心对照原书比较,是很难发现这个问题的。由此,我心中又增加了新的问号:这行字到底是谁加上去的?加上这行字又是为了说明什么?
    
事实上,早就有人质疑《黄潜善之争》的真实性。杰波先生的女儿黄逸鹛2000520给台湾黄基正的信中说:王国维的《扬州琐谈》是1962年上海群益堂书社的普通版本,现距已三十八、九年了……有些宗长以为家父浪子先生平素好作谑言,认为可能是家父杜撰的,连澄海我步升叔也为此来信诘问,迫得去年侄女只好伴随家父飞港复印。从中可以看出,早就有人认为《黄潜善之争》是今人杜撰的。据我所知,广东和平县黄再兴宗亲早就指出《黄潜善之争》矛盾百出,存在诸多疑问,是靠将史实移桃接李的手法来支撑的。
    
第三,王国维有可能在这段时间写作《黄潜善之争》吗?
    
本人是海龙伯公的裔孙,起初得到《黄潜善之争》也委实为之兴奋了一阵。但后来我查遍了目前能找到的王国维的文集,以及今人编写的王国维年谱,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哪一本收得有或提到过《黄潜善之争》。随后我又查阅了《缪荃孙来往书信集》,也未见到王国维这封一生中最长的书信。重庆一位宗亲也委托在上海图书馆工作的朋友查询过,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此事。
   
于是我静下心来仔细研读,很快就看出了《黄潜善之争》是今人伪作的端倪。《黄潜善之争》末尾有一段:话:艺风仁兄:国维此信已写了46天,180多页稿纸,10多万字,可能是国维一生最长之一信,今天发出后,维将到石头城考核王安石与秦淮河,然后到湖北黄州,核证黄三铭之《黄氏宗谱》,再到长沙大学探望雪堂兄,讨论《学古录》之一些疑点,大约须在明年元宵后方能回京。如有示教,仍请寄舍下转。《黄潜善之争》注明的写作时间是19131月,这段话分明告诉我们,王国维这段时间在国内,写了这封信后,紧接着要到南京、黄州、长沙进行学术考察,包括核证黄三铭之《黄氏宗谱》。
    
可事实呢?《王国维学术简谱》对这一段经历讲得很清楚:王国维自191112月率全家避居日本,直到19153月方携眷回国扫墓,其间并没有回来过。1912年帮助罗振玉整理藏书,广泛结交日本朋友,并专攻古史。春,草《简牍检署考》。夏,作《双溪诗余跋》。9月,撰成《古剧脚色考》。10月,《简牍检署考》撰成定稿。19131月,撰成《宋元戏曲考》并作序。须知,《宋元戏曲考》也是一部10 余万言的长篇论著。
    
我们不妨想一想,从这段时间的学术方向和时间安排来看,王国维还有可能写作《黄潜善之争》吗?再者,王国维191112月就到日本去了,19153月才回国,而《黄潜善之争》却告诉我们这段时间王国维在国内,这不正好说明《黄潜善之争》是有人冒王国维之名在作假吗?
    
二、《黄潜善之争》是在叙述真实的历史吗
   
《黄潜善之争》与王国维同时期作品,在文章体例、行文风格方面存在明显差异,这是稍加比较就可以发现的,这个暂且可以不论,但文中存在着严重的史实错误,令人难以相信这会是王国维的作品。试举几例:

    
例一, 1913年以后才有的几个地名,为什么会出现在所谓19131月完稿的《黄潜善之争》中?
    
此材料所注的写作时间是19131月,但文章中却出现了一些此后才有的地名,如第545页:五月,久康……到循州赴任,……南宋时,循州治所在龙川,辖有今龙川、和平、兴宁、五华、连平等县地。546页:长子五二郎黄廷,创居丰政都(今广东丰顺县汤坑镇),……分派……漳浦铜山(今东山县)……”。第549页:长子海龙黄伯,……创居永安(今紫金县)琴江洋口井头埔。经查,五华原名长乐县,紫金原名永安县,都是民国政府于1914年才改的。而铜山原属漳浦,改建东山县更迟至民国五年(公元1916年)。
    
更有甚者,第291页竟有这样一段话:中书侍郎,却是在靖康二年高宗即位才迁的,而且在宣和初,添有个坐事贬亳州(今安徽亳州市),以徽酋阁待制知河间府。查《辞海》亳州条,有这样的解释:“1912年改设亳县,1986年改设亳州市。请看,1986年才有的地域名,居然在1913年的作品中出现了!这该怎么解释呢?莫非作者1913年就知道这些地名以后要改么?显然,炮制者不小心竟然在这个问题上露出了马脚!这正好证明《黄潜善之争》不可能是1913年王国维写的,而只能是当代的人在1986年以后才炮制的。
    
例二,文中记载的黄潜善的经历经得起推敲吗?
    
《黄潜善之争》说,黄潜善生于1107年、卒于1182年,宣和六年(公元1124年)进士,历任筠州通判、广州刺史、河间府镇抚使、河间府经略使兼高阳关路防御安抚使,到建炎元年(1127年)登南宋高宗宰相。请注意,黄潜善18岁进士,先后担任多项要职,登宰相位时竟然才20岁,这经得起推敲吗?我们再看看族谱关于黄潜善生卒年月的记载。广东揭西县《广东河婆黄氏统宗世谱》载,黄潜善是宋哲宗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进士。福建《云霄江夏黄氏族谱》载,黄潜善生于宋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卒于绍兴二十年(公元1150年)。我为此专门请教过福建云霄的宗亲,他们给我回信说,黄潜善的生卒年应该是1080—1150年,主要依据是云霄旧谱《江夏黄氏族谱》手抄本,还参考了《二十五史精华》第三册、《白话二十五史精编》第十一编。云霄的宗亲还提到了李纲的生卒年是1087—1147年、汪伯彦的生卒年是1069—1141年。二者比较,显然族谱的说法更合乎情理。
    
还有,《黄潜善之争》记载,黄潜善被免除宰相职务后,自请镇守扬州20年,在绍兴十九年(公元1149年)被高宗特诏宣去杭京临安同过重阳节。而恰好在这个时候,金又派兵攻宋,其中右大都元帅纥石烈良弼竟然攻破扬州。黄潜善由杭京临安回到扬州时,城已被陷六天了。黄潜善将以殉城被部将所阻,乃退回临安,入朝自劾失守扬州陷城之罪。其时,秦桧、万俟呙已死,左相汤思退本为秦桧奸党主和派之干将,故特以军法条例来引起众人对黄潜善之攻讦,以达到置黄潜善于死地的目的。”“廷议中,右相陈康伯及部分有良心之御史、言官,以陷城时候黄潜善被内召不在扬州,不应负全责,应查核是否原备战怠懒,布防有失,乃共决:暂禁天牢侯决。(见原材料494——495页)
    
可一查,绍兴十九年(公元1149年)金兵攻破扬州一事,在有关文献上都没有记载。有关历史文献关于金兵攻破扬州的记载只有两次:一是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二月三日夜,另一次是绍兴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十月。再一查材料中所叙述的几位有关人物的事迹,也完全对不上号了:秦桧、万俟莴当时正在相位上,二人先后死于绍兴二十五年(公元1155年)和绍兴二十七年(公元1157年),而汤思退、陈康伯分任左、右相则是绍兴二十九年(公元1169年)的事情。显然,绍兴十九年(公元1149年)金兵攻破扬州的事根本就不存在,文中所述的黄潜善因陷城而获罪的事,以及有关汤思退、陈康伯的情节,都是《黄潜善之争》的炮制者出于某种需要在有意造假了。
    
例三,久养投奔梁兴的二姐改名景升的故事具有真实性吗?
    
先说梁樵隐一家。读过《黄潜善之争》的人,自然不会不记得其中叙述的梁樵隐一家的经历。可以说他们的存在使黄文与黄潜善两家的关系显得特别,也使久善与景升的关系找到了合理的解释。杰波先生的女儿黄逸鹛写给江西定南县黄水成宗亲的信中说,梁樵隐是徽宗、钦宗时期的名儒,是黄潜善的家庭塾师。他的两个女儿分别嫁给化公的裔孙黄潜善和井公的裔孙黄文为妻,他的儿子梁兴在姐姐出嫁后从宁化回居山西平阳,于太行山聚集义军万余人,与宋岳飞并肩抗金。 
    
经我查对,情况又一次对不上号。其一,有不少的族谱记载,黄文之妻姓江而不是姓梁,《新编广东河婆黄氏统宗世谱》载黄潜善的两位妻子分别姓李和孙。其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曾瑜所著的《尽忠报国》第446页载,梁兴出身农家,北宋靖康时(1126——1127年)与赵云、李进组织义军,1135年率义军投岳飞,其父梁建和母亲乔氏被金兵杀害。不得不指出的是,王曾瑜写的是历史人物传记,不是小说,每一件事都在正文下面注明了材料的出处。由此我们只能认为,《黄潜善之争》中的梁樵隐一家是并不存在的人物,他们与黄潜善的交往只能是某些人编造的故事了。
 
    
再说慈溪黄震。1997年,福建三明杰波宗亲写了一篇文章《黄伯、黄僚是化公支系非井公支系》,提出了景升与久养是同一个人的观点。他在这篇文章中说:南丰双井黄元刚的孙子,慈溪黄震的祖父黄尚义为庆元府尹时向黄洽求《序》。文中还说:黄尚义做了庆元府尹,他的儿子黄淑能就在庆元慈溪住下来了,黄淑能的儿子黄震(字东发)是南宋大思想家,成了浙江慈溪人,他却没有认真理清祖上渊源,因而循着黄洽的说法,在他的留后族谱中也把峭山公说成是宋初人。黄震这个南宋的大思想家,被黄井的后裔拜为圣人,他所编族谱正好又被峭山公第九子黄化后裔,被称为九子公的第六子久养公带到嘉应州(今广东梅州)。久养公是奉公(黄潜善)命去南昌投依姨母梁氏和姨夫黄穆,黄穆怕黄潜善当时社会舆论是误国大奸臣,为避免连累,把久养向南昌缙绅引见,说成是大儿子黄景升游学回来,并且写入族谱,久养公就这样成为景升公了。杰波先生叙述的这些事实,他当时没有说是出自王国维的《黄潜善之争》,但后来我们在他印发的《黄潜善之争》中也看到了。

    
那么,历史的真相又是怎样呢?从慈溪黄震家族的谱牒资料可知,慈溪黄震字东发,嘉定六年(1213年)生,宝佑四年(1256年)中进士,判广德军,知抚州。其世系是:松寿……舜卿克敏宗荀叔颖万三世尧一鹗祖勉、叔雅、彦实……公元1130年,金兵攻陷庆元府,时任庆元府通判的黄槻全家被冲散,黄槻的三子万三逃到浙江慈溪定居,慈溪黄震就是万三的后代,他的父亲是黄一鹗而不是黄淑能。
    
显然,从生活的年代和家族的世系来看,慈溪这位黄震不可能是江西南丰那位井公的后裔。因此,杰波先生所叙述的那些,只能视作是他加工的故事。既然基本事实已经不存在,杰波先生和《黄潜善之争》所述的久养就是景升的说法还成立吗?所谓黄伯、黄僚是化公支系非井公支系还有可靠性吗?
    
三、《黄潜善之争》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写作?
   
据说王国维写《黄潜善之争》是受缪艺风先生之托,替湖北黄冈的黄三铭核其百二四世祖黄潜善之功过,文中涉及家庭生活及子女的材料均来自黄三铭的家谱。但是,读过该文我就心存疑惑——
    
第一,既然是核黄潜善之功过,为什么要花大量篇幅去写他的九个儿子的经历及后裔分布?

    
既然写作目的是核黄潜善之功过,就应该紧紧围绕黄潜善的从政经历行文,可《黄潜善之争》却没有这样做。全文总共269页,却花了近四分之一的篇幅,去写他的九个儿子的经历及后裔分布,这有必要吗?直到今天,黄潜善九个儿子的分支分派,尚有不少问题还在考证、争论,黄三铭何许人也,他怎么对黄潜善的家事知道得那么清楚,并且在家谱中记载得那么详细明白,这合乎情理吗?请大家读一读《黄潜善之争》吧,天下有哪一部家谱会把个人经历写得那么详细,近乎于文学作品?显然是作者另有需要而有意为之。
    
还有,较长时间以来,在我们黄姓族群内部,确实存在一些有争议的问题。但奇怪的是,《黄潜善之争》都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当然,我们也应该对这些答案问个为什么。请看——
  
循州、梅州一直在争论:伯公、僚公的父亲是久养还是景升,他们的族源到底是化公还是井公?《黄潜善之争》的记载是:伯公、僚公的父亲是久养,祖父是潜善,伯公、僚公都是化公的裔孙——无疑这证明了梅州谱的世系。

  
僚公到底有几个儿子?许多老谱记载是三个:庆吉、庆华、庆寿;梅州《江夏渊源》记载是四个:庆吉、庆华、庆荣、庆寿;循州谱的记载是五个:庆吉、庆华、庆寿、庆荣、庆安。而《黄潜善之争》的记载是:僚公生有五子:庆吉、庆华、庆寿、庆荣、庆安,僚公逝世于程乡,葬于和平均坑——这样就兼顾了梅州、循州两个谱的说法;
  
德公(字梗全)是奥杳派始祖,德公上祖的世系是:化公道公文公稵公平公康公;康公,号十三郎,妣钟氏,生二子:德、仁;德公,字梗全,妣尤氏,生三子:十郎、十一郎、十六郎;仁公,字梗化,妣曾氏、李氏,各生一子:潜善、云明。而《黄潜善之争》却说:德公(字梗全)是黄潜善长子久昌的第三子——把奥杳派也列在了潜善公的门下……
    
诸如此类,还有一些,恕不一一列举。

    
第二,《黄潜善之争》关于浦西派始祖黄天从的说法,与早已被人否定的两篇所谓巫氏谱序的说法如出一辙,这说明了什么?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前几年,杰波先生提出了浦西黄氏根在邵武的看法。据说是杰波先生的干女儿紫琼下乡抓计划生育,在宁化县的一个山村黄家寨里结识了一位孤寡的巫老太,巫老太手中保存有老谱,里面有两篇元朝时期的序言,即《汀郡黄家寨巫氏家谱序》和《宁化黄家寨巫氏思恩堂家庙序》(以下简称两篇巫氏谱序)。两篇巫氏谱序详细地叙述了巫氏的先辈与南宋宰相黄潜善一家的交往过程:巫氏的先辈巫茂陵受难,黄潜善为他伸冤并收为记室;后黄潜善蒙冤,巫茂陵为报恩,将其女儿巫玉素许配给黄潜善第七个儿子久安;久安与巫玉素生下长子建睦,建睦成家后有三个儿子:天和、天德、天俊,天俊小名叫从儿,所以又叫黄天从,后为了避家难又改名巫双瑞。
    
事情就是那么奇妙,天从公所在的浦西黄氏却偏偏不认可上述说法,南太武浦西黄氏开基始祖黄天从源流研究会于19987月专门组织了调查组,到所谓巫氏谱发生地宁化县进行了5天的走访考察,结果是:巫茂陵为报恩,将其女儿巫玉素许配给黄潜善第七个儿子久安之事,在宁化的所有巫氏谱中均无记载;巫双瑞与黄天从都是南宋同朝为官的两个人,并非一人;两篇巫氏谱序提到的天和、天德是清顺治年间人,他们不是黄天从的兄长而是黄天从的后裔……最后调查组得出了下面的结论:两篇巫氏谱序经调查研究无此序文存在。其内容违背事实,自相矛盾。是后代人杜撰的荒唐之作!欺世之作!贻笑世人之作!它不足以作天从公裔孙的认祖依据。(见黄河《漳州南太武浦西黄氏开基始祖黄天从源流考》)调查报告明确指出两篇巫氏谱序是后代人杜撰的,是谁杜撰的,他们没有说,可能也是不便说吧。令人感到蹊跷的是,这两篇巫氏谱序是杰波先生推出来的;而《黄潜善之争》又是杰波先生发现的,文中记载巫、黄两家的交往,与两篇巫氏谱序完全一致,这到底是偶然的巧合呢,还是其中有某种不可言喻的隐情?
    
写到这里我大胆作一推测,《黄潜善之争》和两篇巫氏谱序都是某些人有意杜撰的,都是出于证明浦西黄氏根在邵武之说的需要:因为要把浦西黄氏归到黄潜善门下,所以就需要有谱牒依据,于是就有了两篇巫氏谱序;又因为要让人相信确有其事,所以又利用名人效应,炮制出所谓王国维的《黄潜善之争》;又因为浦西黄氏始祖黄天从是南宋最后一个皇帝时期的将领,被安排为黄潜善第七子久安的孙子,而黄潜善是南宋第一个皇帝高宗朝的宰相,南宋王朝共存在了152年,所以就需要把黄潜善的出生时间推后27年,并且编造出黄潜善镇守扬州20年而获罪的故事。推测是否有道理,请读者自己思量吧!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